刘灿铭书法官网

刘灿铭《丝路心迹》

     丝 路 心 迹


■刘灿铭


  “现代书法”发展已30多年,期间轰轰烈烈、风风雨雨。书法界爱恨交加,也很纠结。“现代书法”作为一个艺术流派,出现了较多分支,其中最具有代表性的分支当属中国美院王冬龄教授所倡导的。他用一种平和的(非激进的)、儒雅的(非大叫大喊)的、学术的(非江湖的)心态积极探索书法在当代艺术的作用和价值,为“现代书法”的当下地位和国际影响力作出了极大的贡献。

  王冬龄教授为何能这样创作与实践,我认为主要是他的传统书法具有深厚的功底,他对于书法线条、结构等本体语言已形成了自己独到的书法符号。其实这种线条的符号性正是现代的,或者说超越现代的。因此,我们从王冬龄教授身上可以提炼出“现代书法”的核心规律,也就是“现代书法”的传统性。

  我们回溯一下中国书法的发展,不难发现,一部中国书法发展史实际上是书法创新史,不同时期都有其不同的“新”。这个“新”就是时代标准,同时又是传统的一部分。“现代书法”应深挖传统,在传统中寻找当下新的元素,探索其现代性,为书法现代化奠定坚实的文化和技术基础。那么,传统书法中哪些是当下新的元素呢?我认为当代考古发现的书法文献资源就是新的元素。与书法有关的主要有三大系统:甲骨文、简牍残纸和敦煌写经。通过研究我们可以发现其具有三点鲜明的现代性,把它们融入当代艺术中更显其现代意义:其一,书画同源的包容性。这些新资源展现出更多的象形内涵,更容易让书法摆脱本身对汉字字形惯有的认识,从而更纯粹地表达书法的艺术性。甲骨文、秦简与楚简中文字与图画无间隙的融合凸显了书法与绘画间的密切关系。这时的“书画同源”从线条、结构、章法等方面对书法产生了全面的、变革性的影响。因此具有了更强的现代包容力,书法与绘画交融创作,拥有了全新的角度和方式。其二,纯朴率真的可塑性。书法新文献资源大部分文字处在发展动态的过程中,它具有原创性,具有鲜活的生命力和宝贵的民间纯朴率真,它提供了更多样的可爱的结构,与经典书法的结构相比有了更强的可塑性,因此也会产生更多使人惊喜的结果。这种多样立体的可塑性造型为“现代书法”创作提供了更多的选择。其三,变化多样的创造性。新的资源中包含了各种书体的嬗变过程,这个过程彰显了书法风格的多样化,其中草化作用巨大。这种草写直接推动了书体的演变。从广义上讲草写无处不在,呈现出的姿态丰富多样,风格包罗万千,书家借助草写状态表达的感情越来越丰富。因此书法新资源以一种源流式的高姿态容纳了传统的一切可能,并且展现出更多的现代变化。

  王冬龄教授最近探索的“乱书”系列,完全打破了传统草书的格局,乱中和谐,乱中构建出新的现代秩序,为草书的当代意义指明了方向。我拜读了王冬龄教授的“乱书”后,不能自拔,激动万分,夜不能寐,创作冲动驱动我创作了一件草书《圆觉经》,完全打破了空间,打破了字法,打破了常规书写。这件作品一直跟随我走丝绸之路,体现了丝路心迹。


江苏书画网 © 版权所有 Copyright 苏ICP备案2017080811号